白日梦S

原创文集小号,扔扔脑洞,坑深慎入!

【西幻/耽美】《贤者筑梦》chapter.3

chapter.3 突如其来的亲近
 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疼疼疼!”白夜刚从昏迷中恢复意识就感到了一阵剧痛。
  他的小腿似乎扭伤了,只要轻轻扯动肌肉,就会产生阵阵酸痛。
  白夜撑起身体,发现自己身旁还躺着另外一个人。
  “赛尔?”
  虎斑纹的猫儿正一动不动地倒在一旁,他的周围散落着许多碎石。
  拖着受伤的腿,白夜慢慢爬向赛尔的那边。他们所处的地方很黑,直到贴近赛尔的脸,白夜才发现他的头部和背部满是血迹和划伤。
  『还有呼吸……』白夜感受到他鼻尖微弱的气息。
  现在的处境非常糟糕,他不知道走在前面的队伍是否平安,如果他们没事的话,大概会很快来救自己和赛尔。但是考虑到坍塌的方向,恐怕其他人的情况比他们还要危险。
  怎么办?
  白夜用牙撕下袖口的衣料,笨拙地给赛尔包扎。他没有做过这种事,所以非常紧张,磕磕碰碰好几次才终于成功。
  大概是被白夜的动作弄疼了,赛尔皱了皱眉头,慢慢从昏迷中苏醒过来。
  “啧……”赛尔捂着头从地上坐起,他感到头很沉,应该是被石块砸伤了。
  “赛尔,你没事吧?”白夜耷拉着耳朵问道。
  “死不了。”
  “……”白夜不知怎么继续接下他的话。
  “过来,乖乖躺着。我们现在只能保存体力等待其他人的救援。”
  赛尔退后找了一块平坦的靠着岩壁的地方,然后对白色的猫儿伸出手。
  白夜抖了抖尾巴,感到惊喜,这是赛尔第一次这样对他示好。
  握着对方满是茧子和伤痕的手,白夜的心情很复杂。赛尔的优秀的是有目共睹的,但是其中不乏他艰苦的锻炼和强悍的毅力。这双伤痕斑驳的手正印证了他的努力和意志。即使平时赛尔对自己那样恶劣,他也无法否认赛尔的优秀。
  白夜靠坐在赛尔的身边,紧张地摇了摇自己的尾巴。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,只有他们两人。如此黑暗,如此孤寂……
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白夜渐渐感到无趣和困倦,腿部的扭伤还在不时刺激着他的神经,这才将他从昏昏欲睡的状态里拉出。
  黑暗潮湿的环境里,周围的空气都是冷的,但是白夜却感觉身体在慢慢变热,手和颈部都烫了起来,身后则有什么东西突然缠住了他的尾巴。
  “赛……赛尔?”白夜浑身的毛都竖起了,身体紧绷到了极限。
  “别动!”受伤的雄猫带着浓烈的血腥味逼近了白夜。
  赛尔搂住了白夜,将头埋入了他的颈间,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。白夜无所适从,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,他没有意识到赛尔的身体发生了什么。
  缠住自己尾巴的是赛尔的尾巴,白夜后知后觉。
  “嗯……”两条尾巴交缠在一起,尾根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,单纯的白夜还不清楚这种行为代表什么含义。
  “别乱动!大概是周围的植物里有催情成分……”
  赛尔大致猜到了他们两人身体产生变化的源头,但是已近成年,他们也差不多该迎来发情期了。
  身体越来越热,下半身也有些肿胀感,赛尔不甘心地咬了咬牙,企图再忍耐一番。
  『催情……?』白夜呆愣住了,虽然知道成年后会有发情期这种问题,但是他却完全不知道还有催情这种方法来诱导发情。
  白夜开始害怕起来,他没有接触过相关具体的性教育,洛可作为雌性也很少对他说这种事,所以白夜懵懵懂懂的,依照着本能对其感到恐惧。
  他用力动了动尾巴,想要挣脱赛尔的束缚,殊不知越是挣扎情况反而越来越糟糕。
  保持一定的身体接触来缓解这种的冲动,静静忍耐发情的难堪与痛苦,以此保存两人的体力,这是赛尔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。然而白夜却没有听他的话,反而挣扎起来,身体的碰碰撞撞让赛尔差点压抑不住!
  赛尔用尽力气抓住白夜的两肩,然后张嘴一口咬上他的脖子。虽然有控制住力道没有咬出血,但是牙齿的前端也嵌入了肉中,这一下想必非常疼。
  “啊!”白夜疼的眼眶酸胀,泪水都要被逼出来了。最脆弱的地方被对方咬住,他终于安静下来,一动也不敢不动。
  松开口,看见白夜脖子上留下的那圈咬痕,赛尔的神色暗了下来。他抬起头,伸出粉色的舌头,开始舔舐白夜的耳朵。
  猫舌很粗糙,白夜感觉又麻又痒,忍不住抖动耳朵。然而赛尔却没停下来,他先是从外面开始,然后逐渐深入到耳廓。“滋滋”的水声非常清楚地传到了白夜的耳中,他红着脸闭上了眼,不敢反抗,也不想反抗。
  赛尔只是慢慢舔舐着他的耳朵,没有再做出更深入的事。毕竟两人都是雄性,而且还是血亲,白夜一看就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单纯家伙,赛尔可不想趁人之危。
  稍微安抚一下就够了,即便催情的效果还在持续,但是以他们两人目前的体力也不允许他们做出更激烈的动作。
  在赛尔称得上是温柔的举动下,白夜开始放松身体,渐渐对这种行为不再感到抵触。他的脸正对着赛尔的胸口,棉麻的布料摩擦着他的鼻尖,不知道是催情的作用还是赛尔本身的气味,白夜嗅到了淡淡的难以言喻的味道。
  在这种味道下,白夜开始心跳加速,身体也愈加燥热。他挪了挪身体,将自己贴近赛尔,甚至轻轻蹭了蹭他。这无异于煽风点火,火上浇油!
  赛尔的身体突然一顿,随即迅速将白夜压在自己和岩壁之间。
  他用比平时深沉嘶哑的嗓音在白夜的耳边警告:“别再招惹我了,否则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……”
  “……”白夜沉默,但是尾巴却还在乱动,现在是他主动勾住了赛尔的尾巴,就像是在邀请他一样。
  气氛变得越来越不对劲了,两个人的脑子也开始昏昏沉沉,渐渐失去了思考的能力。理智正在不断脱节中……
  然而这种旖旎的气氛瞬间就被巨大的危机所冲破,洞穴的坍塌又开始了!
  这次的程度更加严重,地裂来自三个方向,他们两人所处的地方正好是地裂的交集点。赛尔首先反应过来,直接站起来拉起白夜就往其他方向跑。白夜的小腿扭伤了,青肿了一大片,连站立都很困难,根本无法奔跑起来。
  这种情况下抛弃白夜是最好的选择,但是赛尔犹豫了。没时间多想,他抱起白夜就继续跑起来,所剩不多的体力在负重奔跑中极速消耗着。
  “放下我吧!”白夜先是惊讶,随后便是无尽的愧疚,是他拖了赛尔的后退。
  “闭嘴!”
  “可是这样下去我们两个都会没命的!”白夜用尽力气大喊道。
  “你以为我是谁?”虎斑纹的雄猫露出一丝狠厉的笑容,“我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掉呢!”
  白夜看着这样的自信肆意的赛尔,一时感慨万分,他多么希望自己也能够像赛尔那样啊!
  一路上磕磕绊绊,赛尔的身上的伤口又绽裂开来,鲜血几乎染红了他整个后背。被他抱着怀里的白夜清楚地看见了他身上严重的伤势,以及嗅到了那浓烈的铁腥味。
  情况不容乐观,后方的坍塌还在持续中,他们两个几乎就要被赶上了。
  奔跑的速度越来越慢,虽然之前对白夜放出了大话,但其实赛尔是最了解自己身体状况的。
  他快撑不住了。
  这次是真的不行了。赛尔双臂一抖,整个人都失去重心向前扑倒过去,他抱着的白夜自然也不例外。
  地裂最终还是抓住了他们两人。
  地面崩塌的那一刻,赛尔失去了知觉,白夜则在坠落中惊呼。他想要抓住赛尔,奈何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,最后双双沉入地下河中。
  ……
  待续
  

【西幻/耽美】《贤者筑梦》chapter.2

        顶着压力与赛尔僵持了几分钟,白夜撑不住了。几乎是下意识的,只要接触到赛尔的视线,白夜就会感到无比恐惧,身体都会不自觉地颤抖。
  在这月夜之下,只有他们两只猫醒着,一切都回归于死寂。
  平心而论,赛尔是只很优秀的猫儿。他体格健壮,毛色鲜艳,狩猎的技巧也是族人中数一数二的。就连白夜也非常羡慕他,他是大家的宠儿。
  月光之下,赛尔的毛发闪耀着美丽的光泽,这如画般的景象俨然是一副艺术品。白夜几乎看的入迷,完全忘记了恐惧。
  直到赛尔低下头舔了舔手背上的伤口,白夜才回过神,抖了抖耳朵,将视线从赛尔的身体上挪开。当他再用余光瞥向那一边时,赛尔已经不在那里了。
  感到一丝空虚,白夜也回到了屋子。
  洛可睡得很沉,平稳的呼吸声给了白夜久违的安心感。他背对着洛可躺下,用尾巴悄悄勾住她的手腕,就像幼年时对母亲那样做。
  渐渐的,白夜缓缓闭上了双眼。
  等他再次意识到时,自己已经身处于一片强光之中。白晃晃的一片,什么也看不清,白夜用双手遮住刺向眼睛的光线,从指缝间依稀看见了一个人影……
  人影慢慢向自己靠近,白夜努力睁开双眼,想要看清人影的真面目,但是光线越来越强,他的眼睛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刺痛。
  “不要睁眼,我的孩子,你会因此而失明的。”人影开口道。
  这是一个属于雄性的低沉嗓音。
  虽然大陆有不分种族的通用语言,但是不同种族的口音还是有很大区别的。白夜从未听过这种口音的通用语,他并非是猫,或者是他根本不是兽人族。
  男人伸出手用双臂整个抱住了他,白夜少见的没有任何抗拒。潜意识告诉他,这个人并不危险。
  “我可怜的猫儿啊,我将遵守我们曾经的约定,只要你开口,我就会实现你的内心深处最为渴望实现的愿望。”男人轻抚白夜的背,宛若父亲一般慈爱。
  『我的愿望?』
  白夜的头埋在男人的胸口,他不敢抬头去看男人的眼睛,那可能知道如男人所说,会使他失明。
  “我没有什么愿望……”白夜回答道,他的确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。
  “你有的,我的孩子。只是你现在还没发现,你需要一点时间去想起它。”
  白夜沉默不语。
  “没关系,当你想起自己的愿望时,我就会帮你实现,无论何时何地。”男人松开双手,放开了怀中的小猫。
  白夜像失重的羽毛,突然漂浮起来,随后离男人越来越远。
  男人的身影伴随着强光愈来愈小,在白夜勉强睁开眼时,那个人的身影已经变成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小黑点了。
  随后,周围突然一片黑暗,那是死水一般的沉寂。
  第二天清晨,洛可叫醒白夜时,他才慢慢想起这个无端的梦。
  『愿望?我没有什么愿望』白夜啃着昨晚剩下的肉排,自嘲地想着。
  只要能够在罗兰这里生活下去,能够和家人永远待在一起,白夜就已经满足了。他的欲望比一般人浅的多。
  吃完饭后,洛可领着白夜到了村落外的一处小山洞,那是进行成年仪式的地方。
  今天,村落里所有和白夜同龄的雄猫都聚集在这里,只有穿越了这个狭窄幽暗的洞穴,到达另外一端的猫儿才能拿到火晶石,那是制作耳钉所必要的关键材料。每只成年猫耳钉上的火晶石都是通过这个试炼得到的,虽然存在着一些困难,但几乎没有发生过什么危险,这里是历代罗兰的猫进行成年仪式的场所。
  洛可叮嘱了白夜几句就马上离开了,成年的猫不允许在这里久留。
  望着洛可离去的背影,白夜捏紧了拳头,今天他不能再畏惧下去,离成年仅仅这一关。
  走进洞穴,白夜才发现自己是晚到的一批,洞穴门口已经聚集了二十多只猫。赛尔正被五六只雄猫簇拥着,俨然是一副高高在上的领头模样。
  然而这对白夜来说,这已经是见怪不怪的状况了,毕竟那是赛尔啊……
  待到所有的猫儿都到齐时,负责监督的猫将护在洞口的长绳剪短,这群即将成年的雄猫立刻蜂拥而入。白夜落后到了队伍的最后。他的身体还算灵敏,但是耐力和爆发力都比不上同龄人,在这种状况下,他也不指望自己可以跟着队伍一起走了。
  很快白夜被众人远远甩在身后,没有人会在意他,毕竟他是一只羸弱而又不祥的猫儿。
  洞穴的长度很深,走了十来分钟也没有看见出口。周围静悄悄的,大家都已经离自己很远了,白夜开始感到不安。即便洛可告诉自己这个试炼没有多少难度,但是白夜还是有些紧张和不安。
  黑暗和死寂是他最为害怕的东西。
  洞穴离很潮湿,水滴沿着石缝滴落,最后落到了白夜的耳朵尖。
  “啊!”白夜被突然吓到,忍不住惊呼。
  “叫什么叫!”前方传来另外一个人的声音。
  白夜捂着耳朵,小心翼翼地走近。火把照亮前方,昏暗的火光打在了来人的脸上。
  “赛尔?”白夜惊讶地叫起来。
  “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  那张英俊漂亮的脸,水滑油亮的毛发,站在自己面前的猫儿确确实实是赛尔。
  “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?”赛尔轻哼一句,双手抱胸看着白夜。
  “你不是应该和其他人在最前面吗?”白夜直愣愣地盯着赛尔,眼中满是不可思议。
  赛尔没有理会他的问题,拿着火把转身离开:“还愣着干什么?你不想通过试炼吗?”
  “嗯?……哦!”白夜连忙跟在他的身后。
  赛尔今天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。明明昨天他还带领着一群跟班把他推倒在泥坑中,今天却一反常态地离开了众人,反而留下来等着自己。
  白夜不禁在心里产生了这样的疑问:『赛尔今天不会是吃错药了吧?』
  洞穴是天然形成的,每年也只有这一天会使用到它,所以里面的道路一直都是凹凸不平的,毒虫和苔藓肆意横生。赛尔用火把驱散毒虫,它们大多数都是避光的生物。
  继续深入,赛尔观察到了地面的异样。
  “停下来,有点不对劲!”赛尔张开手臂拦住了身后的白夜。
  “怎么了?”
  前方发出轰隆隆的响声,而且声音越来越大……
  “切!”赛尔暗叫不好,迅速转身拉着白夜就往回跑。
  “赛……尔?究竟怎么了?”白夜被他拉的踉跄,气都喘不过来了。
  “后面发生了坍塌,闭上嘴赶紧给我跑!”嘴上这么说着,赛尔还是偷偷放慢了脚步。
  两个人在这狭窄的洞穴拼命地飞奔,身后的裂缝则紧追着他们不放。白夜的体力渐渐跟不上赛尔,平时苍白的脸蛋此刻都涨红了一片。
  “哇啊!”白夜脚底一滑,突然失去平衡,而坍塌的地缝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脚后跟。
  “抓紧我!”赛尔伸出手揪住了白夜的袖口,然后纵身一跃抱住了他的身体。
  两具躯体紧紧地贴合在一起,然后猛然向下坠落。一瞬间的疼痛过后,白夜晕了过去。
  在他完全失去意识之前,他看见一片血红……
  ……
  待续
  

【西幻/耽美】《贤者筑梦》chapter.1

    chapter.1 罗兰之地   
        黄昏已近。
  白夜俯身在湖边,水面上映出了一张满是泥水污渍的小脸,纯白色的短发也沾上了许多灰尘,只有身后卷曲的尾巴还保持着整洁的模样。
  一只蜻蜓从水面拂过,掀起一圈涟漪,打散了倒影。
  白夜用双手捧起湖水,默默为自己清洗身体。
  在这片幽暗的丛林里,猫儿们建造了可以生活下去的村落。湖泊和沼泽提供给他们水源,树果和小型动物成为了他们的主要食物,然后巫师承担起了医生和祭司的职责。
  这里是罗兰,一个封闭的只属于猫儿们的世界。
  “白夜!你在吗?”一只棕红色的雌猫出现在不远的树干上,她一边呼唤着,一边在树枝间跳跃穿行。
  白夜连忙擦了擦脸,准备迎接她的到来。
  洛可是罗兰里少有的雌猫,她身形矫健,在狩猎季节里总是满载而归,甚至超过了许多雄性。这样美丽而充满力量的雌猫自然受到了大家的喜爱,渴望与洛可结为伴侣的雄猫可以排成排。但是洛可却很少亲近雄猫,除了白夜。
  用洛可的话来说,“那些雄性整天就知道争风吃醋,而且又很粗鄙,我宁愿和可爱的白夜待在一起。”
  白夜是罗兰的孤儿,纯白的猫儿很受族人的欢迎,但是白夜是个例外。
  他并非天生是白色的。
  白夜的父母都是杂色的猫,他们的后代不可能有白色的存在。白夜在出生时是黑色的,他是夹杂着少量杂色的黑猫。直到慢慢长到二岁左右,他的毛色开始的改变,黑色的毛发褪去色彩,逐渐变为全白。
  以人类的角度来看,白夜是大概是患上了白化症,但是猫儿们却不这么认为。在白夜从黑猫变成白猫后,他的父母就相继死去,宛若诅咒一般。
  成年的猫儿不愿意收养他,只有洛可的爷爷,身为罗兰的村长接纳了他。
  “姐姐。”在洛可接近自己时,白夜不着痕迹地退了一步。
  他现在很脏,白夜不愿意用这样的身体和洛可亲近。
  白夜的脸还是湿乎乎的一片,睫毛上挂着水珠,毛发满是灰尘和泥土。一只脏兮兮的小猫就这样出现在了洛可的面前,而他本人却毫无自觉,腰间的尾巴还在扭动,展露出一丝乖巧的模样。
  洛可看着就觉得生气:“赛尔是不是又欺负你了?那个臭小子!”
  赛尔是一只虎斑纹的雄猫,和白夜同龄,在体型上却比白夜高大,在年轻的雄猫中也是极具人气的。同时,赛尔也是白夜的堂兄。
  血缘上联系并没有让他们两人的关系亲近起来,赛尔并不喜欢这个羸弱不祥的猫儿。大多数时候,他更是放任其他的猫儿欺负白夜,直到将他赶到村落的边缘处才肯罢休。
  洛可为此和赛尔打了几次,但是收效甚微。
  “下次见到他,记得离他远点。如果他继续找你的麻烦,我就帮你去揍他!”洛可嘱咐道。
  “嗯。”
  “白夜,我们回家吧。”
  “好。”
  把尾巴收紧在腰间,白夜紧跟在雌猫的后面。
  猫儿们的居所是建造在树上的木屋,他们像鸟一样以树为家。参天的红树是他们耐以生存的场所,树干上布满了滑溜溜的青苔,也只有猫儿们能够如此轻松地在上面攀爬。
  数条藤蔓从木屋的底部垂落而下,他们依附着藤蔓向上行动。村长已经站在门口,一直在等着他们两人回家。
  村长是一只米色的猫,由于年纪已经很大了,他的双眼呈现着半浑浊的样子,身体也不如年轻的猫儿那样健壮有力。他的面容很是慈祥,如果不是听洛可讲过关于他年轻时的英勇事迹,白夜永远也想不到他是如此厉害的一只猫。
  村长和洛可的左耳上都戴着一枚耳钉,那是用罗兰本地盛产的火晶石制作的。每一只成年的猫儿都会拥有一个,这是罗兰的猫身份的象征。
  还有一年,白夜就要成年了。
  兽人和人类的寿命差不多,成年的界定也是如此,十七岁就是成年的时机。村落里的雌猫数量不多,至少有一半左右的雄猫将得不到伴侣,这也造成了雄猫之间激烈的斗争。
  弱肉强食,适者生存。这是兽人世界的法则,也是自然的法则。
  成年后,猫儿们就会相继迎来发情期,洛可非常担心自己这个羸弱的弟弟。她担心的不是他没有伴侣,而是担心他会被其他雄猫抓住,充当雌猫的替代品。发情期的雄猫非常可怕,早白夜两年成年的洛可深有体会,所幸她本身就很强悍,没有受到雄猫们的侵害。
  赛尔最近欺负白夜的频率越来越高了,洛可感到了些许异样。他很强,也很高傲,即使在这种雌性少于雄性的情况下,他依旧倍受异性的喜爱。在这即将成年之际,赛尔没有亲近雌猫,反而加倍骚扰白夜,洛可深深地感到了危机。
  浆果和鹿肉,这是今晚的晚餐。木屋里生起了火堆,红白相间的鹿肉被放在火堆旁烤制,木屋里很快弥漫起肉香。兽人对食物的烹饪非常简单,在与世隔绝的罗兰更是如此,他们没有办法获取人类种植的香料,连盐块儿也需要从很远的地方找寻。
  洛可在一边磨刀。
  村子里的铁匠只有一家,所有猫儿的武器都是由他们打造,冶炼矿石的技术还属于非常原始的状态。洛可常用的匕首也非常粗糙,她不得不经常用磨石打磨刀刃。
  鹿肉中的脂肪被火焰的热度融化,肉汁从表面溢出,落入火堆上,发出“滋滋”的响声。
  白夜的肚子也不由自主地“咕咕”叫起来。
  “饿坏了吧!”洛可取下烤架上的肉,用刀切成小块放在陶瓷盘中,然后递给他。
  白夜自觉有些丢人,低着头红了脸。
  村长走进来摸了摸白夜的脑袋,花白的胡子在空中颤抖。白夜眯起眼睛享受着长辈的爱抚,现在能够如此温柔对待他的只有村长爷爷和洛可,这是他唯二的家人。
  当晚,白夜躺在藤席上辗转反侧,月圆之夜即将来临,他的身体也开始加速着发育,成年的时机就要来临。
  月光从木屋的窗口进入室内,洛可在他的身边睡的香甜,白夜为她掖完被角,然后起身坐到窗边。猫本来是夜间活动的生物,但是罗兰终日被高大的树木所笼罩,这里的日夜不再那么分明,他们适应了人类的作息。
  数百个木屋在这个村落里,猫儿们都安然睡去,猫头鹰的叫声在林间回响着。
  白夜环顾四周,发现还有一只猫没有睡去——是赛尔!
  赛尔薄荷色的眼睛在黑夜中发出微微荧光,他正一动不动地盯着白夜。
  白夜猛然绷紧身体,嘴中发出呜咽声,他感觉到了危险,赛尔正在用看猎物的眼神看着自己。
  ……
  待续
  

【西幻/耽美】《贤者筑梦》chapter.0

chapter.0 献给你的梦
        “我将给予你永恒的梦境,只为了用命运的锁链束缚起你的未来。
  没有饥饿,没有痛苦,没有斗争,没有伤害……这是最完美的世界,也是最虚幻的梦境。
  无知的孩子啊,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吧,那里比你想象中更加残酷,也更加美丽!”